Takarero

图片尺寸太小

【L4D2同人/翻译】First Aid (Nick/Ellis)

Mintroche:

原作者:Probably-a-stalker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6219368/1/bFirst_b_bAid_b
配对:Nick/Ellis

“妈的。你可能觉得他们会需要休息会儿之类的。但他们就是不断涌出来。”Nick大喊道,疯狂地挥舞着他的板球棒,仅勉强没让自己的武器正中Ellis的脸。他们已经和一群不会停止攻击的僵尸群奋战至少一个半小时了。

“啊,哎呦!哎呦呦!那是-那是什么?”Ellis大叫道,他的视线穿过那一群僵尸,落在一个明亮鲜艳的生物上。

一个看上去相当骚包的僵尸在暴动的感染者中飞奔,夸张地戴着一顶软呢帽,穿着一件由专门设计师设计的外套。

“外套不错,”Nick咕哝道,用了一段时间才发现Ellis刚才那声惊呼的原因。

Rochelle不屑地哼了一声,显然在讽刺Nick的评价,用非语言的形式。

她在他甚至一个字都没对她说过之前就发觉了他的性向。剪裁考究的西装,头发全用发胶拨到额后,每一缕都在他脑袋上服帖地呆着。对在自己身上的灰尘和污渍大惊小怪。

接着,是那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喜欢Ellis。

对大部分人来说,他看起来就像是非常厌恶那个男孩一样。但Rochelle看透了这个表象,注意到那些不断瞟向Ellis 的目光,通常以Nick慌乱不安接着生气的样子结尾——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时。还有每次那个机修工受伤时,Nick马上坚持由他来检查他的伤口,即使大部分情况下只是那机修工踢到他没注意在那里的家具后,脚趾上胀起的肿块。

是的,Rochelle知道,而Nick非常清楚她知道。总是紧接着他和那个机修工的互动而来的挖苦与意味深长的笑容提醒了他这一点。

并不是说他有那么的不坦率。Rochelle觉得他简直是一心扑到了那乡下小子身上(而不是漠不关心,但Nick太过迟钝,没意识到那机修工也同样挂念着他),但她理解为什么没有其他人注意到那骗子的示好。首先,Ellis有自己的问题要关心。除去僵尸末日不谈,他并不擅长注意那些有人明显完完全全为他着迷的事实。毕竟,Keith就曾是这样。但那已不是问题,Keith可能已经死了。Coach大概对男人之间的罗曼史不太感兴趣,但话又说回来,Coach对所有不涉及到食物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而且,Rochelle曾总是做那个搀和进别人事情的人。

她知道为什么Nick治疗Ellis总是要这么久的背后的原因。剩下的幸存者都能在大约几秒钟里包扎好自己,即使是Nick,在需要的时候也能。但当他在Ellis身上用医疗包时就不是这样了。他喜欢不慌不忙地来,品味Ellis的皮肤在他手指之下的感觉,享受Ellis微微脸红,抬眼指望地看着他的样子。

这正是在那一群僵尸被击退后发生的事。Ellis几乎没怎么受伤,只有零散的几道抓伤,但Nick告诉他最好包扎一下,以防碰到某些更糟的情况。

“听着,工装裤小子,我可不想在我们碰到tank的时候还得保护你(watch your ass),就让我给你治好。”Nick对Ellis说道,抓住他的手臂强迫他坐到桌子上。

Rochelle差点没绷住笑了出来。她很确信Nick非常乐意‘看着他的屁股’。他似乎已经看得够多了。

Ellis哀嚎着。

“哎,好吧。只是千万不要上任何杀菌的东西,那痛得像烧起来一样。”

“随便你”是Nick的回应。他考虑放一点上去,就为了看他扭动的样子;当那个机修工苦恼的时候,那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这想法很疯狂,但见鬼的,现在整个该死的状况不疯狂吗?

他拿从背上拿下急救包,盯着它看了会儿,在心里默默微笑。这小红包给予了他触碰Ellis,感受Ellis,在短短几分钟里接近他的理由。但并不是说这让他有完全得到满足。他更愿意在某个安全屋里凑合着当做床的替代品上把Ellis干得不省人事。但这样眼下来说已经够好了。

‘一个虐待狂骗子爱上了个乐天派乡下仔,怪不得现在是该死的世界末日。’Nick默默想道,展开一卷纱布把它缠上Ellis的前臂。

他处理着机修工的伤口,手小心翼翼地动作着。他不想要给那小鬼带来更多痛苦。好吧,至少不是“那种”痛。该死,他非常愿意把那个乡下小子困在他身下,让他不断扭动当他无情地吮吸啃咬他的脖颈时。诱出一声声动听的呻吟当他——

“你在想什么,Nick?”Ellis问道,注意到那个年长的男人停下了用纱布包扎他有擦伤的手臂的动作,开始瞪着空气发呆。

“没什么,我没想什么。”Nick仓促地咕哝道,飞快动手试图包扎完Ellis并在此期间避免一切眼神接触,为意淫到一半时被抓包微微感到有些尴尬。

“当当当当当当然,你没想什么。”Rochelle嘲笑道,显然没相信他的说辞。

Nick完成手上的工作,转头用眼神向Rochelle射刀子。她仅仅只是坏笑着走向下一间安全屋,后面跟着Coach,接着是Ellis。Nick气鼓鼓地拾起他的霰弹枪跟了上去,脑子里是杀了Rochelle的一百种方法,用她现在带着的这把斧子。

------------------

Nick,作为一个给自己贴上久经世故的标签的男人,不喜欢脏东西。考虑到他经常穿着讲究而且不喜欢别人说他的衣服变得肮脏和皱巴巴的,想到任何肮脏的东西都会让他感到有点棘手和困扰。但Ellis对让自己满身都是污垢就毫无问题。毕竟,他是个机修工。机油,润滑油,因为钻到车下而躺在地上沾上的尘土,这一切都似乎和Ellis这个人紧密而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在这次世界末日之前,你唯一有机会看到他干干净净的时间是礼拜天,当他带他的母亲去教堂,接着一起用早午餐的时候。而且那时候Keith说服他去城市公园的养鸭小池塘里裸泳。在那次后他们两个都发誓再也不提起那件事,这给他们两的精神都带来了太大伤害。

这两男人在想法上的分歧正是导致了这场关于决定该不该从下水道走的争吵的原因。大部分的队员都计划着把下水道用作到达下一间安全屋的近路。不幸的是,Nick对于脏东西的厌恶不让他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那是屎,Ellis。我不会就为了能让我们能稍微快点到达安全屋而在上个礼拜的早饭里穿行。如果我们能绕开它走的话就再好不过了。”他说道,叠起双臂怒气冲冲地看向入口的方向,就在他们的脚下。Rochelle吐出一口叹息,转身背向他,非常沮丧。他们已经就相同的内容争执不下一个小时了,而她开始对听那个骗子的抱怨感到厌倦。他们的计划很简单。穿过下水道在城市地下穿行,直到他们到达在地图上标记好的安全屋里。那不远,而且Rochelle和Coach都确信,比起在路面上走,他们会在地下遇到更少的僵尸。Ellis不介意走哪边。他只是高兴有其他幸存者的陪伴,特别是Nick的。Rochelle已经记不清有几次她看到Nick打断那个男孩的故事,让他马上垮下脸来。但要不了多久,他又会重拾活力,继续开心地吵吵闹闹,边走边往僵尸身上填霰弹。她不知道他如何做到如此无忧无虑,但她为此而感激。若不是这样,她知道他们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么远。

Rochelle把手移到头上,按摩着太阳穴试图赶走因为现在这状况而引起的头痛。在她身后,Ellis尝试和Nick讲道理,在Coach决定一枪崩了他之前。

“啊,拜托,Nick!这没有那么糟!我的意思是,是啊,那里会比较脏而且稍微有点难闻,但我敢打包票在我们要去的安全屋里一定会有可以换的衣服。而且,我不觉得下水道里会有僵尸。”Ellis说道,调整着帽子对他微笑,希望能用魅力赢得他的同意。

这几乎起作用了。Nick已经为那乡下仔的示好而妥协过几次了。但这次是不一样的事情。他的西装濒于险境,而且这件事里牵扯到了屎。

“见鬼的不,工装裤小子。我不可能下到那里去。”他固执地说道,指向洞口来证实他的意思。

“Nick,那我猜我们只能把你这混蛋留在——”一声巨响打断了Coach的话。四名幸存者朝向声音的来源回头向身后看去。他们听到一声嘹亮的咆哮接着地面开始震动。

“那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Rochelle瞪大双眼问道,举起了她的霰弹枪。距他们几百英尺以外,轰破砖楼的那个庞然大物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妈的!是该死的tank!”coach大喊道,确认了队里其他人已经知道的事实。他们四个环顾着四周当tank向他们冲向来时,拼命想要找到一个可以藏身或是逃跑的地方,因为在击退上一轮僵尸后,他们的弹药已所剩无几。Ellis看向他们身边的井口有了个主意。

“Ro!你觉得那个tank能挤进那个洞口吗?”

“呃,不知道。我真不觉得现在是讨论tank的尺寸能不能穿过——额滴神啊,Ellis。你是个天才!所有人跳进下水道里!”Rochelle大叫道,抓起她的东西马上跳入了洞口,coach紧随其后。Nick看上去要抓狂了。

“哦他妈的没门!”他大喊道,厌恶地向洞口看去。Ellis深呼吸一口后抓住Nick的手臂,带着Nick跳了下去。“妈的搞什——”他们哗啦一声撞到底部。Ellis屁股着地,落到下水道的中央。他看向身旁见到Nick四肢着地,几乎要为被丢到这肮脏的地方而吐了出来。他屈辱地看向Ellis,接着,他的注意力马上被头顶上方所吸引,当地面不再震动时。

“嘘……”Rochelle悄声说。

那个tank像是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他们能听到它在他们上方来来回回走动,但并没透过洞口向下看。终于,他踩着沉重的步伐向远处走去,让幸存者们解脱地叹了口气。

“干得好,甜心。”Rochelle对Ellis说道。她的微笑在洞口射下来光线里清晰可见,Ellis回以一个微笑,没发觉某人对他们的交流嫉妒万分。

“是啊,随便吧。我们走。我想尽快离开这见鬼的下水道。”Nick暴躁地发着牢骚,站起来后试图拍掉那些污渍。不幸的是,污水没法掸掉。

队伍里的每个人都拾起自己的装备,向着安全屋进发。下水道里有许多不一样的通路纵横交错,但他们设法在之前找到了一张这下水道系统的图解,所以他们在地下穿行时没遇到什么大问题。

他们走着正轨,但Nick的脑袋不在。他走在Ellis身后,而通过他手电筒照出来的光线,他能辨认出这具身体朦胧的曲线,看到他闹哄哄地在污水里踩出水花。Ellis刚刚掉进来时屁股先着地,他的裤子已完全湿透而且变松了,所以它松垮垮地吊在他身上那样子让Nick沁出汗来。这很恶心,是的,但见鬼,如果Ellis能比平时多露点肉,Nick能把它当做是特殊情况来看个够本。

Nick在这点上是不会让步的,当他们两同时被锁在某个房间里,脱去他们的衣物,那应该是干净的。好吧,至少是不会满身都是下水道污物的那种干净。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可以和他干点“肮脏”的事。他能想象出所有他会对那具小小的,柔软的身体做出的事,让Ellis呻吟着恳求他——

“好啦!我们到了!”Rochelle大喊道,向连接着上层世界的红色梯子走去。被这样从意淫世界里拉出,Nick几乎跳了起来。他迅速恢复过来向着梯子走去。

“谢天谢地。我都等不及要从这粪坑里出去了。”他边说边向地面爬去。

他们发现自己在马路中央,地上有用喷漆画上箭头指向的安全屋标记。那个标志指向一栋坚实的双层楼房,它拥有一扇红色大铁门,就在马路尽头。

“看到了,Nick?我们安然无恙地到了这里,而且你的西装只是看起来像浸满了屎一样罢了。”Rochelle欣喜地向他唧唧歪歪,让那个骗子再次想要给她脸上一斧子。

“好了大伙,让我们进去吧。”coach疲惫地说道,为这一天的行程感到疲累。他们小心又迅速地沿着路面走去,在进去之前逐个解决掉一些零散地分布在安全屋周围的感染者。

当其他人都疲倦地把身体拖进房子里时,Ellis简直是跳进了屋子里。进去后,他们第一件注意到的事是有电源,像是由一台发电机提供的电力。Rochelle检查了厨房发现大部分的食物还能吃。Nick径直向楼上的浴室走去,在发现还有供水后放松了下来。他马上把自己锁在里面,除去衣物开始洗澡。当他把水打开时,他听到门上传来的敲门声。

“呃,嘿Nick!我知道你现在很忙,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和我今晚睡一间房。那里什么都有还有两张床,但这里只有三间房,而且coach和Ro不能睡在一起。我是说,他是名女士而且——”Ellis开始滔滔不绝,所以Nick迅速打断了他。

“好的,Ellis。谢啦。”

“该做的,Nick!”

Nick叹了口气,在听到那个年轻的男人走远后踏入淋浴间。他马上动手冲走那些从下水道带上来的脏东西和其他自上次洗澡以来积累下来的污垢。洗干净没花掉他多少时间,但他在水流下稍微多呆了会儿,让他的思绪和手得以肆意活动。

自Nick洗完澡后已过去了一段时间,他从和Ellis一同使用的房间里找到一本书开始阅读。Rochelle已经洗好澡,现在轮到了那乡下仔,所以Nick确确实实在享受他的独处时间。不是说之前在洗澡时的那种“独处时间”还不够,但Ellis之前在他试图读书时的喋喋不休让他开始火大。是的,Nick喜欢Ellis。但Nick更喜欢Ellis断断续续说不出话的样子。

并不是说那种事在他们之间发生过了。无论如何,目前没有。

为这想法叹了口气,Nick把手中的书翻到下一页。他在门咔哒一声打开时甚至都懒得抬眼看。他知道是Ellis,他在他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又开始讲话。

“嘿Nick,你闻到那洗发精了吗?我一定闻起来很香。那味道让我想起了我奶奶,她总是闻起来好极了。你有没有——”

“Ellis,拜托你能不能……”Nick的声音渐渐减弱当他从书中抬起眼时。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湿嗒嗒而且半裸着的Ellis,只有一条薄薄的毛巾围在那乡下小子的腰间。

Nick霎时希望自己刚刚洗的是一个冷水澡。

FIN

评论

热度(38)

  1. TakareroMintroc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