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arero

图片尺寸太小

【李白×宫本武藏】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又是我来安利白藏了,虽然这次是be。
感觉这首歌很适合白藏就写了下来,根据李白的背景故事加的内容
*ooc
*小学生文笔
*内有轻微兰陵王×花木兰
(没检查,也许有错字

李白是在狄仁杰的宰相府醒来的,床边的大耳朵密探正在小心翼翼地取下他头上的绷带。
李白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大耳朵的家伙,这家伙有些矮,取绷带的时候都是半跪在床上的。
李白本想动下胳膊舒展一下身体,却瞬间被这个大耳朵的矮子按了下去,身手快又利索,让李白内心不禁的感叹了一下。
“剑仙大人,您终于醒了,我这叫去通知狄大人。”那家伙看到李白醒了,说话的语速快了许多,像是很激动。
李白觉得这家伙很眼熟,他口中的狄大人好像也很耳熟,但他拽住那家伙的小胳膊的时候,开口说的却是:“请问……宫本武藏在哪儿?”
房间安静了下来,大耳朵密探露出苦笑,便道:“先帮您通知狄大人吧”随后便快步离开了。
李白躺回去,他似乎忘了许多,但他还记得他应该跟宫本武藏在一起,浪迹天涯。
想到那人每天不厌烦的重复那句“天下无双。”李白就想笑,而他确实笑了出来。
“精神不错。”房间走进了一位头发有着蓝绿相见部分的男人,紧皱着眉头,似乎很不满。
李白收起笑容,望着这个男人,想必便是那个大耳朵矮子口中的“狄大人”了。
“你受了很重的伤。是李元芳找到你,不辞辛苦的把你带回来的。”狄大人说道,他身后的那位李元芳听后还咧嘴笑了笑,像一个得到奖励的孩子。
“还好,请问宫本武藏在哪儿?他与我同行,为何不见他?”
又是熟悉的沉默,但李白却继续说道:“他没有方向感,许是迷了路,他脸上有道疤,留着胡子,头发有些乱,我早叫他打理来着……对了,他 左手一把长刀,右手一把短剑…… ”
“我知道。”狄仁杰打断了李白的喋喋不休。
“扶桑剑客宫本武藏,大唐人人皆知。”
李白听后便笑了起来,连忙反问道:“那他现在在哪儿?”
李元芳抖了抖耳朵,垂着眼睛本想说些什么却被狄仁杰打断。
“许是回他的故乡了罢。”
李白却还是执迷不悟的说道:“以他方向感会找不到路的,我得去找他。”说完便掀开被子,想下地走动。
一块红色的令牌就这么钉在了地上,李元芳随即上去按住李白。
“你现在不适合走动!给我安心养伤!”狄仁杰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说罢便转身愤愤离开,留下李元芳照顾他,照顾这个脑子受的伤比身子重的青莲剑仙。
过了几天后,李白被“允许”下地走动了,他提着龙泉宝剑跑到了朱雀门上,竟然在上面刻了一句“欲上青天揽明月。”
此事轰动了整个京城,狄仁杰想逮捕他,却被女帝武则天拦住了,李白则不以为然,他只是想写几首诗而已,他最近每天都有写诗信,他填上扶桑那曾经是宫本武藏故乡的地址,每天不顾一切的写着诗信。妄想着能送到宫本武藏带着剑茧的手中。
时间慢慢的过去,到了第二年,李白却依旧每天写着诗信,只不过他今天遇到了另一个扶桑人,叫做娜可露露,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件事写下来寄给宫本武藏,他认真的写着,甚至连家里着了火都不知道,等他闻到了呛人的烟味而反应过来的时候,大火已经烧的他只剩领子了。
渐渐地,李白写的诗越来越好了,时间也到了第三年,李白尝试着除了寄给宫本武藏之外还把诗念给李元芳听,却从李元芳身上传到了整个长安城,整个长安城无不成为这位青莲剑仙的“粉丝”了。
等到了第四年,李白的诗句传到了大唐女帝武则天的耳朵里,这已经成为了社会问题了,女帝十分爱才,想要招李白入朝为官,却被李白婉拒了,因为回信还没有到。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
待李白写完这首长相思的时候,已经是一位受到许多年轻女性爱戴的诗人了,不过他看那群女人就像是看羊栖菜上的萝卜一样,他可是对宫本武藏一心一意的啊,李白这么想着,发现“羊栖菜上的萝卜”是个很有趣的形容词,便将这句话写在了诗里,却被李元芳在传出去的时候截了下来,那个小矮子竟然觉得这句话很没有诗意,李白有些哭笑不得。
第六年的时候李白离开了长安城,他来到了西域,却发现哪里已经不复存在,李白想救出楼兰公主,而已成为奴隶的她竟然选择了自我了断,李白当天晚上拿出纸笔,把这件事写进了诗里,可就在寄信的时候唐军的进攻来了,那位青莲剑仙却为了护住那薄薄的信纸甘愿受伤,那可是刚刚第两千首的信,如果坏掉的话,那位扶桑剑客一定会为此生气吧,他可是非常想要荣誉的,罢了,就赏他一个“第两千首诗”,李白这么想到,擦了一口嘴角的血,看来不得不返回长安了。
过了一年伤才彻底痊愈,他想起了那位楼兰公主,除了写诗之外,还尝试着与女帝探讨西域的事,这也是他这七年来的第一次挫败,他没有将这件事写进诗信里,他可不想让武藏知道他的失败,哪怕这七年来根本没有回信。
第八年他又一次离开了长安城,这次他选择去扶桑寻找他的恋人,可却在路上遇见了那位叫做娜可露露的女子,娜可露露告诉他,现在的扶桑已经被魔种入侵,而李白口中那位天下无双扶桑剑客可能离开了。
这让李白乱了阵脚,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每天都会把信让信差传到那些繁华的城市,并选择浪迹天涯,寻找宫本武藏的痕迹,只不过这次陪着他的,除了剑,还多了酒。
第九年的时候李白回到西域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疯子,他不仅在脑袋上打了一拳,还骂他大唐的走狗,只不过这都是后来那位叫做花木兰的女子告诉他的了,因为他已经丧失了所有记忆了,但他还是记得他喜欢宫本武藏的事情,哪怕他连自己都忘记了。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他都住在西域长城边,受到了高长恭和花木兰不少的照顾,却每天不厌倦的写着诗,高长恭有次气不过,竟一把撕了李白的诗,结果若不是被花木兰拦下,他已经被打成重伤了,高长恭没想到的是这个连自己都不记得的傻子居然会如此高超剑术,可事后他又成为了那个傻子,整天写着令人不解那些信,说着要寄给一位天下无双扶桑剑客。
扶桑剑客宫本武藏高长恭自然是知道的,可十一年前就传来宫本武藏战死的消息,但看着李白手中龙泉宝剑映出的剑芒,高长恭没有说出来。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李白离开了西域,虽然记忆依旧没有恢复,但他依旧想念着宫本武藏,哪怕是一句“天下无双”也好,哪怕是一个眼神也好,哪怕是回信也好,他都想得到,他想他,想念他生气的时候向他刮来的飓风,想念他有时无聊的时候自己玩左右手的游戏,想念他的一切一切。
第十四年的时候李白回到了长安,三入长安的时候他依旧粉丝无数,李白从中得知,他叫做李白,字太白,还有个青莲剑仙的称号,只不过他还是没有收到回信,他甚至又去找了女帝,可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位扶桑剑客的去处。
第十五年的元旦,李白在宰相府的屋顶上喝着酒,望着底下开心的人们,李白突然想起来了。
那位扶桑剑客宫本武藏,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去。
他这十五年间只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END-
许多年后,一个茶棚老板跟路人聊着八卦的时候,遇见一位剑客,那剑客说道——“告诉你个秘密:我是无敌的。”
茶棚老板不以为然,只不过想起了曾经流传多年的青莲剑仙的诗《将进酒.君不见》,便回道:“君不见,大河之剑天上来?”
——真-END

评论(10)

热度(36)